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:::

最新消息 - 國內要聞調適政策

106/04/13

氣候變遷三大衝擊 農業面臨生存浩劫


報告指出,氣溫升高,儘管會讓原本不適合務農的溫帶地區,因生長季拉長而增加農作產量,但暴雨、乾旱、颶風等極端天氣事件的影響,終究弊多於利。

     尤其,全球主要糧食產區,在遭受極端天氣肆虐後,帶動糧食價格暴漲,對低緯度地區與貧窮居民,為害尤甚。

衝擊1〉新鮮蔬果貴,愈窮愈胖

很難想像,當作物變少、食物變貴,階級差距也會快速變大。

     2004年,美國臨床營養期刊(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)發現,一美元能買1200卡的洋芋片,卻只能買到250卡的新鮮胡蘿蔔及170卡新鮮水果。2011年另一項調查顯示,全美居民最胖的十個州中,五個恰巧是最窮的州。

為什麼,愈貧窮,卻愈胖?

     根據恩格爾定律(Engel's Law),家庭收入愈少,購買食物的支出占比就愈高。而新鮮蔬果昂貴,窮人無法負擔,只好吃便宜的高糖、高脂肪加工食物。

     營養不均,對兒童戕害尤其大。2008年,美國有167萬兒童住在貧窮、附近沒賣新鮮蔬果的「食物沙漠」,吃不到足量的水果、蔬菜與穀類。貧窮造成的肥胖,引起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・歐巴馬的注意,發起「Let's Move」行動,由政府資助貧窮地區小商店販賣新鮮蔬果,消滅「階級肥胖」。

     無獨有偶。2012年,台灣國健署發布類似調查,居民過重率最高的台東縣與雲林縣,正好也是家戶收入最低的兩縣。

     更嚴重的是,台灣人不只營養不均,還吃不飽。依據家庭收入及用於糧食消費的比例,農委會估計,2009年,台灣有6.8%的人熱量攝取不足;2011年更上升至7.1%,有163萬人在餓肚子。

衝擊2〉農損擴大,2016年估破350億元

     全世界都在承受狂暴大自然對農作的肆虐。尤其,許多天氣觀測現象與強度前所未見,防災技術與氣象預報無用武之地,農損持續擴大。

     1997至1998年聖嬰現象,在全美造成100億至250億美元經濟損失;但光是2014年加州史上最大乾旱,就造成110億美元農業損失。某些以農業為主的小鎮,失業率飆高到45%。

     農損在美國愈來愈嚴重。2016年,美國共發生15次天災,包括乾旱、洪水、颶風等,每一次損失都超過10億美元。美國農業部祕書湯姆‧威薩克(Tom Vilsack)說,「氣候變遷已經危害到農民。」

     氣候變遷,不只害到農民,而是全民要分擔的代價。農經學者、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研究發現,1991年到2000年,天災在台灣造成每年約台幣100億元農損;2001年到2010年成長至160億元。每年,農委會發出約40億現金補助,「但去年已經發出71億元。」他憂心,最終農損統計雖未出爐,但推估可能達350億元,創下歷史新高。

當氣候變遷過大,作物不再適合原本的栽種區,產業甚至可能因此翻轉。

     例如葡萄。南歐的西班牙、法國、義大利,原是傳統主要葡萄酒產區;但氣候暖化,這些地區種出的葡萄失去了酸澀平衡,酒精濃度也愈來愈高,大大影響了品質。但北方歐洲國家,如英國、丹麥、瑞典,甚至最北方的挪威,卻因為高溫將葡萄生長的界線持續北推,開始種植葡萄。

    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研究推估,2050年時,北美與北歐葡萄酒產區最多可能分別擴張231%與99%;屆時,地中海地區可能痛失葡萄酒鄉王座。

衝擊3〉動物棲地北移,險釀國際衝突

     生態系由動植物共同組成;植被改變,可能觸發生態圈蝴蝶效應,引發動物遷徙。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教授陳玉峯指出,其中利害關係就像「一條曲線甩過,千千萬萬條曲線都會被擾動!」

     台灣島同時有熱帶、亞熱帶與溫帶氣候,環境更敏感。氣溫升高,猶如北回歸線北移,三個氣候帶的動植物,全跟著大風吹。有種其貌不揚的小生物,也悄悄改變了棲地。

     2015年冬天,螞蟻專家、彰化師範大學生物系副教授林宗岐,接到求救電話,說苗栗西湖與南投集集,突然有大量油亮的黑螞蟻,沿著水管、電線,成群結隊爬進房舍。

     埔里草莓農陳祈華說,螞蟻常成群躲在草莓葉片背面,雖不會咬人或叮食農作,但總把採果遊客嚇得大叫。

     小小螞蟻,真有這麼嚴重?南投農業立委蔡培慧秀出影片,當地居民得在天花板上掛蚊帳,才不會「吃飯配螞蟻」,令人直起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 這體長不到0.4公分的黑色大軍,是疣胸琉璃蟻,百年來主要棲息在高雄與台南。這兩年在雲林、南投現蹤,甚至跨越北回歸線,長征苗栗山區,也與暖化有關。

     林宗岐說,螞蟻可能因貿易往來頻仍而擴張棲地,「但如果氣候不適合,也無法存活。」螞蟻遷移,只造成居家困擾;但遷移的若是高經濟價值動物,則可能衍生成國際衝突。

     十年前,北歐與歐盟各國根據科學家建議分配捕撈鯖魚配額。但隨著氣候暖化,暖水區北移,原本在夏天北游至冰島繁殖的鯖魚,竟在當地生根。金融風暴後正需重振經濟的冰島漁民,紛紛加入捕撈,2011年漁獲達14.6萬噸,比歐盟規劃多出7萬多噸。冰島則自認對漁業依存率高,歐盟國家獨占九成配額,並不公平。

     吵了五年,鯖魚配額去年底暫告一段落。但不久前,同樣因海水暖化,原棲在法國北部的鯷魚,往北游至英格蘭南岸,引來法國和西班牙漁船覬覦。北海的「鯖魚之戰」才剛落幕,南歐的「鯷魚之爭」卻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 再不設法減緩氣候變遷,我們的食物與荷包,只能等著遭殃。

作者:陳芳毓 │ 攝影:關立衡

出處:2017年3月號《遠見雜誌》 《遠見雜誌》第369期
https://www.gvm.com.tw/Boardcontent_32799.html